仁怀信息网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至尊符神 第十四章 金炼残篇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57:30 编辑:笔名

至尊符神 第十四章 金炼残篇

辛焱知道,这一回算是被人坑到家了。

对方的每一步都是精心算计过的,他明知道对方没安好心,却连反抗的余地也没有。

水南灵苑被袭,总得派人去恢复不是吗?而恢复灵苑需要符工弟子,你辛焱在鱼跃龙门大赛上不是一鸣惊人,技压群雄吗?不派你,又派谁去呢?

愣了半晌,他问道:“我是去向何冬子苑主报到吗?”

孟云生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,説道:“何冬子已经不幸遇难了!这股流寇十分凶残,自何冬子以下三十六名灵苑弟子,无一幸免。”

“啊……”孟云生的话将辛焱心中最后的一丝侥幸击得粉碎,过了好久,他才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,问道:“既然何苑主已经亡故,那弟子该向谁报到呢?”

孟云生笑道:“这个报到嘛,只是一个名义。其实门派的意思就是让你去接掌灵苑。只是门中没有用符工弟子接掌灵苑的先例,怕底下弟子们不服,就采取了这个折中的办法。你尽管放开手脚去做,只要能做出成绩,到时门派再任命你为苑主,旁人也无话可説了。”

孟云生的话听着合情合理,辛焱却知道他打的是什么算盘。孟云生压根就不相信他能在水南界生存下来,所以连苑主的名份也不想给他。退一步説,辛焱要是真的能把灵苑经营起来,他们随时可以过来摘桃子,因为他连个苑主的名份也没有。

辛焱见孟云生既不给名份,又不提补给的事,心中十分恼怒,不过他还是压住了心中的火气,问道:“那补给和资材的事情怎么安排?”

按照惯例,新任苑主去接掌废弃的灵苑都可以领取一定数额的补给和资材,补给当作路费,资材用于开发灵苑,但辛焱没有苑主的名份,无法从门派库房处领取到资材和补给。

孟云生随口敷衍道:“水南灵苑远离门派,你带着资材路上也不安全,我们打算等你安顿下来后,再让人把资材送过来。”

“孟师叔均鉴,水南与此地相隔十余万里,要是不在门派支取一些补给品,弟子实在无法到水南赴任!”辛焱可不是好糊弄的。

毛六跳了起来,指着辛焱骂道:“放肆!孟师叔是看得起你,才把这样的重任交付与你。你不领情就算了,居然还敢跟师叔讨价还价?你可不要忘了,门派敕令一经发出,就必须执行,否则杀无赦。”

辛焱面色平静如水:“毛执事可要注意了,弟子没有説不去赴任,只是在和孟师叔商量补给的事。水南灵苑距此地有数万里之遥,一路上又没有驿站补给,师兄是想让我要饭过去?”

孟云生眼中闪过一丝狞厉,脸色却缓和了下来,他打了个哈哈:“这倒是我疏乎了。这样吧,你拿着我的手令到库房支取一份补给物品。至于恢复灵苑的资材,等你到了灵苑之后,我们再设法转运过来。”

辛焱压根就不相信孟云生的鬼话,所谓等他安顿下来再送资材根本就是托辞,等他真去了水南灵苑,到时孟云生他们是绝对不会把资材送过来的。

不过,他也知道,这已经是他所能争取到的最好的结果。他与孟云生之间,地位相差极大,在孟云生面前,他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,所以明知道水南灵苑是一个大火坑,他也得往下面跳。

……

在辛焱离开之后,毛六咬牙切齿地説道:“师叔!这xiǎo子居然敢在您面前无礼,要不是您拦着,我非把这个臭要饭的给毙了。”

孟云生眼中火中一闪,怒骂道:“要弄死他还不容易。只是他死了,你替他去水南啊?”

“师叔教训的是。”毛六被孟云生骂得狗血淋头,不过他还是不死心,説道:“弟子只是担心,万一他真把灵苑恢复起来,我们再要动他,就不好办了……”

“哼!要人没人,要资材没资材,他就是有天大的本事,也折腾不出什么花样来。”孟云生真的怒了,杀气毕露:“我警告你,最好不要玩半路劫杀的把戏!要是你误了我的大事,可别怪我不讲情面。”

“弟子不敢。”毛六虽然不甘心,但孟云生主意已定,他也只好作罢。

其实孟云生对辛焱的恨意丝毫也不逊于毛奇父子。为了讨南宫云珊的欢心,他费了好大的力气,才将幕容云请到鱼跃龙门比试的现场,本来想借机与她亲近。谁知道南宫云珊虽然去了,却对他冷若冰霜,反倒对辛焱亲热无比,这不禁让他的心中很不是滋味。

更让他恼火的是,他从南宫云珊的侍女那里得到消息,南宫云珊在闭关之前,还专程差她去辛焱那里,送去一个锦盒,作为辛焱取得符工大弟子的贺礼。

南宫云珊身份尊贵,修剑天赋极高,xiǎoxiǎo年纪就凭着一手《明月神剑》打遍内门,几无敌手。她的心性孤傲,眼界极高,与门中内门弟子间交往也极少,她与别的内门子多説上两句话,就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了,更不要説亲自派人送去贺礼了。

“区区一个符工弟子,怎么会让南宫大xiǎo姐如此关切?”

孟云生断定,这其中必有古怪。他为人生性多疑,便暗中去查辛焱的身世,细查之下,他还真有了一个重大的发现——推荐辛焱入门的玉牌居然是掌门亲手颁赐的。

可是让他觉得奇怪的是,辛焱在这几年中却并未得到过任何特殊照顾,掌门也从未向人提起过此事。

“这xiǎo子到底是什么来头

?为什么掌门对此事会秘而不宣,南宫云珊为何又这个xiǎo子如此异乎寻常的关注。”越是这样,孟云生越是觉得辛焱的身世和来历隐藏着重大的秘密。

他心中的妒火愈燃愈烈,非将辛焱除之而后快不可。

只是若是贸然除掉辛焱,被南宫云珊知晓,憎恶他还是xiǎo事,若是因此而触怒了掌门,他的前途就将因此而尽毁,他不能不xiǎo心从事,是以一直都隐忍不发。

终于,他等到了机会。水南灵苑遇袭的事情发生后,贾润命他选派弟子前去恢复灵苑,他顺势将辛焱报了上去。贾润不明就理,自然批复同意。

一想到这里,孟云生就有些兴奋。

因为即便日后掌门和南宫云珊问起,他也大可推説这是贾润的命令,与他无干。

“可是……万一这xiǎo子真的把局面翻转过来,该怎么办?”

一念及此,孟云生的脸再次变得阴沉无比。

自从鱼跃龙门大赛以来,他一直都紧盯着辛焱的一举一动。辛焱的表现,大出他的意料。不过是短短的七八个月时间,辛焱竟然从练气六层到了练气十一层,修为进境之速,几不逊色于门中的内门弟子。

最让他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,辛焱居然频频出入青木商行,而且每一次都是直接进入内堂交易,俨然已成为青木商行的贵客。他曾多番差人打听,青木商行却对此讳莫如深,半diǎn也不肯透露。这更是加剧了他的疑心,辛焱到底有什么本事,可以让青木商行对他如此重视呢。

“要么不做,做要做绝。”

这是孟云生的做人信条。他既下了决心要除去辛焱,就绝不能容他有翻身的机会。可是,有什么办法,可以既能除掉辛焱,自己的手下又不沾血呢。他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高麻子察颜观色,他见孟云生脸色越来越阴沉,知道他还在想如何除去辛焱的事,心中不禁大喜,他斟酌了一下,对孟云生説道:“孟师叔可是还在为辛焱这个杂种的事忧虑,我倒有个办法。既不须我们动手,又可以除掉这个xiǎo杂种。”

“哦?”孟云生一听,眉头一展,问道:“是什么办法?”

高麻子道:“贾润师叔不是提过,説那个杂种体质太弱,让咱们找一部禅修法诀给那个xiǎo杂种吗?咱们正好顺水推舟,给他找一本好的!比如《金炼残篇》。”

“《金炼残篇》!”孟云生不禁一怔,但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,狞笑道:“好!这xiǎo子体质极弱,我正愁着找不到适合他修炼的禅修功法。説起来,这《金炼残篇》倒是还真的挺适合他的。”他话到最后,身上杀气已是毕现,眼中闪过绿幽幽的光芒,犹如一头欲择人而噬的狼。

《金炼残篇》是上古奇功,它激进暴烈,修行进境极快。但修炼过程却极为凶险,每次突破瓶颈时更是九死一生,当年不知多少天资出众的少年就死在这部《金炼残篇》上。

正是因为《金炼残篇》太过凶险,各大门派都把这部法诀列为,明令不得流传于世。久而久之,这部上古奇功竟失传了。由于这部功法的入门篇看起来和一般的禅修法诀没什么两样,有些心地险恶的人就把它伪装成禅修法诀,用来害人。

高麻子又沉呤了一下,説道:“这xiǎo子鬼得很,直接把《金炼残篇》给他,只怕他不会上当。”

孟云生道:“这个不妨,《金炼残篇》与禅修功法《玉炼金身》的入门篇极为相似,咱们把《玉炼金身的入门篇抽出来,换成《金炼残篇》的序篇,再交给那个xiǎo杂种。那个xiǎo杂种再精明,也一定分辨不出来。”

“高,实在是高!”高麻子谄媚道:“师叔这一招偷梁换柱,实在是用得高明。我看这一回,这xiǎo杂种是怎么样也难逃一死。”

汕头天佑医院qq在线
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服务预约挂号平台
汕头天佑医院口碑
北京京都儿童医院预约
汕头天佑医院口碑咋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