仁怀信息网
体育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体育

纯阳武神 第一百零七章 文明观赏,聂家血脉!(二更)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12:10 编辑:笔名

纯阳武神 第一百零七章 文明观赏,聂家血脉!(二更)

(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求月票,周一推荐票!)

四月二日。

距离华国圣儒与日国天照大御神一战,已经过去了整整半个月。

上午,朝阳初升,故宫大门前。

“对面的女神看过来,看过来,看过来,请不要对我不理不睬……”

“哎,美女,不要这么冷漠,神坛上太冷,要学会亲民。”

“旁边的小八嘎,你瞪什么瞪,咦,你在偷窥女神,原来你是这样的信徒。”

隔离带前,一群人手中拿着瓜子和矿泉水,饶有兴致地点评者,哪怕其中有些人这些天已经来了十次八次了,也乐此不疲,看得不远处设了售票窗口的故宫工作人员喜笑颜开

,这票价提了一次又一次,还是一抢而空,真搞不懂现在人的审美情趣。

神特么的小八嘎,神特么的偷窥!

隔离带里,跪着的伊势神宫神主一张脸都要绿了,这是吓得,因为他已经察觉到不远处女神有些不善的目光,好吧,女神跪着的姿势很婀娜,除了那张绝美的脸蛋,到现在还肿胀着,不是那么特别能见人。

而在最初晕过去一次后,那位太阳女神除了咬牙切齿之外,再也不肯装晕了,她也要面子的好不好,装晕一次就够了,再多比醒着还丢人,还有她本来绝美的容颜,被那两刀抽过之后,锋芒之气滞留,始终不能恢复过来,这些天过去,被人这样游览,她几乎气炸了肺。

“你这么丑,别瞪眼睛了好不好,我想吐。”

“女神你不要咬嘴唇,你咬嘴唇像僵尸。”

有几个年轻人歪着脑袋吐槽,站在隔离带前,皆身着藏青制式战衣,旁边还有一名同伴,看上去有些冷酷,没有一起开口,但也微不可查地点点头,表示赞同,的确丑,白瞎了这么逆天的身材。

噗!

有淡金色的鲜血吐出,堂堂天照大御神,金色眼白一翻,这一次是真的晕了过去,这是活活被气得。

“哎,我说你们几个年轻人,有没有公德心,不知道要保护历史文物……嗯,历史人物,历史人物也是有自尊心的!快走开,损坏文物是要赔偿的。”

有工作人员上前来驱赶,没见过像这几个这么能埋汰人的年轻人,嗯,刚开始一些制度还不完善,接下来还要再立一个警示牌,参观时请保持安静,文明观赏,从我做起。

“三连长走吧,一点也不禁看。”

几个年轻人耸了耸肩走开,一个小朋友站在后面,此刻顺势来到隔离带前。

“妈妈,妈妈,为什么那个叔叔脸是绿的,自然课本上好像说过,长成这样,是不是突变了?咦,妈妈,他脸又变红了,像是着火了一样,他还会变脸。”

噗通!

伊势神宫神主眼白一翻,身子一歪,常年居于伊势神宫里,从未见识过华国新时代的接班人,祖国的花朵,他觉得晕过去才是最幸福的。

刚刚赶走了几个年轻人的工作人员顿时嘴角轻轻抽搐,好吧,警示牌最后还要再加上五个字……从娃娃抓起。

“年儿我说,虽然从神战那一天起,我们放了一个月的假,但也不用天天待在京城啊。”

“叔叔他来京城做什么,没听说过你家有在京城的亲戚啊。”

“是啊,我们可要走了,这假太难得,本以为还有神战可以见证,这都半个月了,屁影子都没有见到,神也喜欢当缩头乌龟了。”

十分钟后,终于只剩下聂念年孤家寡人,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当他喜欢待在这里,半个月前,神战的那一天,他老子的首长聂师长突然到访,在房间里待了一个小时后,就看到他老子铁青着一张脸走出来,而后带着他和母亲大人一路直达京城。

刚到京城,就见证了那堪称划时代的一战,有那么一刻,聂念年甚至在想,不知道苏伯伯师父,能否有一天,可以达到圣儒他老人家的高度,不过从三月十号开始,聂念年就再也没见过苏乞年,也不在南湖畔的紫气东来府,连带着那位刚刚得证金刚不坏的老院长,也消失无踪。

整整半个月了,他老子被聂师长带走,而三天前,他母亲大人也被唤走了,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在这京城街头晃荡。

聂家大宅。

这年头,还能够居住在大地上,且是京城中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,除了财富,更是身份地位的象征。

聂九青的脸色很难看,聂家身为古老的武道世家,很多子弟扎根军中,拥有很高的地位,与神仙居禹家,并称华国两大金刚世家,也正因为家大业大,过去很长的一段岁月里,曾经出过不少狗血,就比如……

能有几百平米的大厅里,聂庚午踉跄倒退,面色苍白,张口就是一道逆血吐出,摇摇欲坠。

“想要认祖归宗,年近天命,居然还徘徊在大武术家的层次,这远远不够。”

大厅上首,一名花白头发,身着紫色锦袍,面目威严的老人摇摇头,语气冰冷,露出失望之色。

而在聂庚午前方,一名蓝袍中年负手而立,目光同样很冷,带着几分俯瞰与审视的味道,同样摇摇头,太弱了,接纳这样的人回归宗家,不会有任何助益,只会让宗家更多出一个拖油瓶,还要为此付出一些资源,很不值得。

“大兄!”这时,聂九青忍不住开口,看向大厅上首的紫袍老人,道,“庚午他知道神战将至,还敢前来京城,足以说明他的心意,当年的事已经过去,是家族亏欠他们母子,大兄你眼下已为家主,今时不同往日,大可……”

“够了!”

紫袍老人喝道,脸色有些难看,年轻时候总有些冲动,那个女人体质孱弱,难产走得早,本以为已经过去了,没想到三弟居然一直庇护着那个小子长大成人,再到军中,虽然现在只是一个团长,但世上哪里有不透风的强,没见到身旁自家那个老太太脸色阴沉,虽然一直不说话,但他很清楚,今天要是真的接纳下来,也抵不过宅子深处那位坐关的老人家一句话,更何况二房对他现在的这个位子,一直都不是很认可,就像眼下出手的,就是二房的长子,军中已经走到了副师级,刚至天命之年,却已经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五极武术宗师。

“再来!”

大厅中央的演武场上,聂庚午咬牙,内家真气鼓荡,捏紧了拳头,即便知晓了前因后果,他也没有想过要回来,更不为争什么,这里没有什么他该得的东西,他对于这里也没有一点留恋与向往,只是因为聂九青,他这位名义上的首长,却血脉相连的三叔所言,聂家血脉,需要在冲破第四次人体极限之后,进入聂家祖地进行一次洗礼,否则在日后打破第五次人体极限时,会气血逆流,爆体而亡。

这对于他而言并不算什么,大不了日后不冲击武术宗师之境,毕竟以他的天赋体质,能不能达到,也是一个未知数,但聂念年那个小子不一样,自己这辈子就算过去了,自己的后代,绝不能因为他而受到桎梏。

“庚午!”

一分钟后,大厅一角,向来温婉的女人红了眼眶,痛惜道:“不要比了,你不是对手,我们走吧!”

“不!还没有完!”

聂庚午踉跄起身,嘴角溢血,左肩脱臼,脸上赫然有一个脚印,令他半边脸,都肿胀起来,像是一个血馒头。

故宫深处。

静谧的大殿里,本来静坐悟道的苏乞年忽然心血来潮,他一下睁开双眼,接近轮回境巅峰的恐怖意志无声无息,笼罩了整个京城。

即刻,他一双眸子,就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冰冷之色,顿时令得同样盘坐在大殿里的齐恒武打一个寒颤,还有圣儒,也同时被惊醒了。

“苏先生。”圣儒迟疑道。

“聂家。”

苏乞年只轻轻吐出这两个字,但眼中的冰冷,却令得圣儒这位打破了神人壁障的存在,也感到一种源自心灵深处的寒意。

即刻,这位苏先生就消失在原地,快到圣儒还有齐恒武,都没有捕捉到一丝半毫的轨迹。

聂家?

齐恒武与圣儒相视一眼,若说聂家,在这京城里,也只有那一家了。

只是不知为何,看上去似乎招惹到那位苏先生了,那聂八极到底做了什么?

也就在这一刻,京城大街上,闲得晃荡的聂念年忽然眼前一花,一个人就像凭空出现在眼前。

“苏伯伯师父!”

聂念年先是一惊,既而就是大喜,但没等他再开口,苏乞年一只手落在他的肩上,他再眼前一花,就出现在了一座看上去十分古旧,却大气滂沱的宅子前。(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!求月票,周一推荐票!)

淮北治疗阳痿费用
盘锦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
玉林治疗宫颈糜烂费用
淮北治疗阳痿医院
盘锦牛皮癣治疗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