仁怀信息网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青帝 第二百四十章 肃杀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48:59 编辑:笔名

青帝 第二百四十章 肃杀

叶家军早已熟悉这种力量,默不出声,而别的涿郡兵,都立刻惊讶,人人都发现自己能清晰得看到远处流寇面孔,思绪分外清晰,体内更充盈了力量

“这是什么?”关羽和张飞第一次接触这力量,顿时面面相觑,露出了异色。

实际上这种一阶道术,群体分摊下的加持力量有限,却瞬间振作了士气,此消彼涨的瞬间,两支骑军猛烈对撞在一起……刘关张的三角箭头,瞬间切豆腐一样穿透过去

流寇军中瞬间血淋淋一片,头颅和残躯飞了出去,撕开了巨大伤口。

骑军就沿这伤口直入,除前面,左面右面都是密密麻麻冲过的敌人,周铃居中持帜不动,拔着青虹剑左右砍杀,连刀带人砍断,几无一合之敌,一众士官更熟练紧密配合,自流寇军中切割过去。

一些骑兵在冲阵中倒下,流寇倒下几倍,更关键是被割裂破碎,而当队伍脱离开来时组织混乱,叶青已引军划过一个大弧,踏着于燥硬实的田地,折返回官道上,再度冲锋。

老兵和士官的价值就体现出来,只要还幸存着,没有一个人掉队。

而到这时,对面流寇刚刚纷乱掉头,更有许多散落,全没有整好队形,在这波锋矢摧残后惊魂未定,再度迎来了那杀神一样的三人组

少数一些悍匪鼓着余气,带人马迎敌,却已经失去组织性

,被轻易碾压,这一波叶青方无人伤亡

骑兵与骑兵的战斗就是这样残酷,谁能造成敌人更大伤亡,谁就让天平迅速倾倒,短短时间就拉开巨大的差距,形成辉煌胜利或惨烈的完败。

当第三波冲阵时,已没有任何敢面对刘关张三人的流寇,失魂一样惊惶逃窜,短短半刻钟就进入了追亡逐北的扫尾阶段。

一刻钟后,张方彪来报:“敌人杀四十,有三十骑投降,还有三十远去,主公怎么处置?”

叶青端坐在马上,安抚着座下活跃的战马,先是不答,只问:“伤亡多少

“死五人,重伤三人,轻伤七人,其中五个士官都是轻伤。”张方彪说着,看了看左右,放低声音:“死的五人都是涿郡兵,标下看验过,出刀不够果决,又没有甲衣……”

叶青点点头,去看了看三个重伤员,安排几个先返涿县。

这时骑军已重新集合起来,亲军都还冷静,官军包括鲍志在内,许多杀红了眼,狰狞望着这些降军――家仇血恨呐

叶青扫一眼,就让这些人沸腾的血冷下来,这人可是很恐怖……

叶青有些满意,策马到这些降军面前,都已缴了甲械和马,一个个看去,瞬间心中有数,都是手染无数鲜血的敌人老营军。

顿时冷笑:“鲍志,给我把这些人全数杀光”

鲍志立刻眼睛血红引着人过去,一个叫铁子的人笑一声,对着一人直冲过去,用刀直砍上去:“还记得我姐吗?”

这人本能伸臂来挡,一下被连臂斩开,鲜血飞溅,还惨叫着:“什么你姐?我根本不认识……”

“陆家村,你忘记了?我姓陆”陆铁又一刀砍了上去,连连砍着,血肉飞溅:“我姓陆啊……”

别人都变了颜色,一下爆发出来,顿时冲去,砍杀起来,这三十人,惨叫、叫冤、说情、求饶、反抗都是无用,顷刻就被杀尽。

这时就都看得瞠目,下意识避开角度,不敢多看了。

杀尽后,场面冷清些,这五十残军发泄了仇恨与恐惧,一时间却茫然呆立,直到叶青视线扫过来时,都纷纷跪倒:“我等多谢军侯,必誓死报答……”

叶青说着:“誓死报答不必了,你们可随我杀敌,继续报得这大仇?”

“愿意,愿意”

叶青听了大笑,心知这是一时形势迫之逼之,只要这些人冷静,必有一部分人会迟疑离心……

“但我又何须这些人归心?只要用一夜就够了……再过半个月还有异心者,杀了就是,绝不会将隐患留给里世界演化……”

叶青神情微变,隐隐有近千流寇步卒对面过来……可惜来迟了。

这样想着,哈哈一笑,环视众人:“前面还有一千流寇步卒,此都是弱鸡,汝等可敢再与我冲阵”

“愿为将军效死”

夜里上千正规军都可冲陷,别说是上千流寇。

眼看若隐若现的人影出现,这时细密的雨丝打了下来,打在盔上发出清脆响声,叶青一声呐喊:“冲锋”

这声叫声陡划破了令人不安的宁静,紧接着就是马蹄声,马蹄踢起因下雨而变得湿滑的泥土,撼动了附近的夜空。

正面的贼军零零乱乱放出几箭,就开始奔逃,试图逃脱冲锋的正面。

连惨叫和哀号都没有,骑兵的冲击有着数吨的力量,一旦挡在前面的肉体,都撞飞出去,半空夹杂着骨骼断裂的清脆声。

长剑所向,挥手之间,就是几颗头颅飞出,一颗甚至看见了面容,五官一清二楚,包括年轻的脸,充血的眼球,还活着的眼神中透出入骨的恐惧。

冲锋在继续,血肉横飞,有些人还想抵抗,用简陋的剑矛,但很快,这些抵抗就遇到了一面倒的屠杀。

这近千人贼军的崩溃,要比叶青想像得快,很快战斗就变成一面倒的屠杀,贼兵四散逃命,根本不理命令。

一时间喊杀声四起,敌军被割的支离破碎,敌人的尸体迅速堆积起来,而骑兵迅速分散开来,对逃亡的贼兵进行拦截,后面官兵的步兵冲了上去。

只是片刻,大把活生生的人顷刻变成一堆血肉,迎风不时送来空气中弥漫着血液甚至尿表的恶臭,哀呼惨叫怒嚎交织着,兵器不断穿刺破开肌肉骨骼声连绵不断,这一切,终使这贼兵完全崩溃了。

“跪地不杀,跪地不杀”骑兵高喊着,局面渐渐控制住了。

雨水劈啪落下,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腥味,有的是此起彼伏的呻吟,来回来去的脚步巡查着。

还有四百左右的贼兵却完好跪在地上。

战斗已结束,杀戮还在继续,十几具尸体分布在地上,叶青暗暗庆幸,这次里面还是没有自己的士官阵亡。

这时已能远远观看流寇大营了,叶青登上一个高处,眺望流寇大营。漆黑夜幕下,营舍辉煌连绵几里,上空有黑红之气,汪洋大潮。

叶青眯起了眼睛,暗自忌惮。

军气混杂着民气,这规模实是惊人,主世界得几个叶家才有这程度。

里世界对三国的力量体系加成只是一面,一面还得本身真材实料支撑。

就叶青所知,汉代去秦不远,耕战思路深入人心,农兵一体非常明显,二十劳作,二十三应役夫,同时有当兵义务,第一年是卫士,就是民兵形式,第二年就是材官、骑士,这就是预备役体系

汉时的流寇以士兵素质来说都是足够,这才有曹操后来大规模纳降寇、组建精锐青州兵的余地。

对于流寇状态来说,真正问题就出在两方面――军粮供应、组织度。

这样想着,就听关张二人不解:“大哥在做什么?”

“这是望气。”叶青视线越过这辉煌大营,凝目于燃烧的城池。

红光辉映了半边天空,火焰的噼啪声,混乱的奔跑声,喧嚣的人声……汇成炼狱一样的交响。

心渊水镜照得一且毕现,残破的城门口,更有一波波的贼寇争先恐后进去,拥挤中甚至为了先后争打起来……

叶青视线一扫而过,又回转定定注视这城门口,皱起了眉:“没有秩序?不是说程远志建立了执法队,人呢?”

仔细观察城门附近片刻,又转头观察流寇大营,对比城里与城外的军气……原来如此

回望军士,对张方彪吩咐:“军士杀敌疲惫,都到山凹背风处下马休息,给马匹喂食喂水……在降卒里把头目都挑选出来,不必隐晦,让剩下的士兵将他们原本头目全部杀死。”

“要是还有剩余,对着战场上所有受伤的贼兵补刀”

“谁敢不从,立刻格杀勿论。”

张方彪瞬间把握住了主公意思,只觉大合心意,带队手执长刀,冷冷凝视下面,随时准备着镇压,而随这命令传下去,降寇人群中顿时变色骚动,有二个头目就喊着:“兄弟们,别相信他们,他们是要把我们都杀光……”

话还没有落,只听数声尖锐的呼啸,这二人应声而倒,身中数箭,穿入了肉体之中了。

一时人人缄默,片刻,就是连绵不断的杀声,又有着沉闷的补刀声,几百还没有死的伤兵呻吟渐渐熄灭,还有桀骜都被当场杀光,附近被鲜血染成醒目的红色。

“这就够了……就是要这些降寇相互忌惮,拧不到一根绳上,自己才能无忧……明摆着是当炮灰,可这些人杀了同袍,还能归寇?有逆心没有关系,不过是炮灰,待会裹挟冲阵,要看看几人还能存活。”

随着此念,丝丝白气弥漫,金德就是白色,主肃杀,这正合白帝之道。

南京治疗月经不调费用
伊春癫痫病医院
贵阳白斑疯医院
南京治疗月经不调医院
伊春癫痫病医院费用